旧站入口 新闻热线 广告热线
首页 > > 美食
酒泉味道丨赌南瓜
时间:2023-04-07 10:07:02 来源:酒泉日报 阅读量:4175

酒泉开始大搞农作物制种后,每年中秋左右菜市场上买卖掏籽南瓜可称一景。买家根据历年经验和旁边大妈的推荐,挑好一只长相奇丑的南瓜交给卖主,咔嚓一刀下去,是好是孬都得认账,留下瓜籽,拿走瓜壳。这有点像传说中的赌石,不过投入要小得多,2020年前后赌一个南瓜一块到两块钱。

常赌南瓜的大妈挑选南瓜的秘诀是看长相、掂轻重:长相越丑皮越粗糙越好,掂着越重的越瓷实、肉越厚。好南瓜的标准是甜、干、面,要蒸出来才能见真章。我吃过最干的南瓜蒸出来后需要喝水才能下咽。

制种南瓜之前,酒泉的老品种南瓜普遍大,最大的重到几十斤;色彩也丰富,深深浅浅的赤橙黄绿,或两色三色相间,吊在房前搭到房顶的木架上。架上的南瓜从小到大被人掐,看是嫩是老,最终摘下的时候往往遍布新老掐痕。长得最老的南瓜,皮成为一个硬壳,掐不动,蒸熟了可以用小勺咔咔刮着吃净。碰上皮子颜色漂亮,瓜大肉厚味道好的南瓜,主人家会特意留种,邻居也早就说好了要种子,不过第二年种下去,结的瓜依旧各色各样。

制种南瓜的下一代,样子会变好吧,还是一直就那么丑下去?

酒泉人喜欢用南瓜做烧馍,我不喜欢吃这种馍,不懂别人为什么喜欢。在我看来,“葫芦锅块”最大的价值是满足中秋节的仪式感需要。农村亲戚节前烧葫芦锅块除了自用,还要多烧几个送人,尤其是城里没地方烧馍的亲戚朋友,要安排好时间专程送上门。这和平时提上礼物走亲戚串门子有很大不同。

制作、馈赠和贡献葫芦锅块的过程,是营造节日气氛的过程。

我在海南喝过用南瓜的雄花烧的汤。不能不承认那里的人很善烧汤。南瓜花本来味道很清淡,经他们一调治,居然也能做出一盅好汤,汤色清亮,味道略厚,南瓜花艳丽的黄色煮过后变为橙红,吸进嘴里,像吸进了一缕柔滑的薄纱。我以前没有吃过用南瓜花制作的食物,在海南算是长了文化。后来在书上还看到有人用南瓜花挂了糊炸出来吃,想一想,挂的糊调味依然是重中之重,否则单凭花和加了蛋清的面糊炸出来,大概率只能做到“中看”。

在酒店里吃饭,偶然碰上过几次用类似南瓜秧的嫩头拌的凉菜,调味之外,那一点嫩头上还带一点卷头,形味双馨,清淡爽口。豌豆颠是豌豆苗的嫩尖,人也喜欢拿来入膳,尤其是烫火锅,妙不可言。在我看来,烫火锅两样东西最妙,一是豌豆颠,一是黄喉,其他都只好算将就。南瓜苗的嫩尖没见过入火锅的,但是凉拌了吃,也一样妙不可言。

我最喜欢的南瓜吃法,是拿它和炒面同煮炒面茶。炒面本身香味足,南瓜又面又甜,两样食材结合起来,口感滋味互相补充丰富,顿时觉得生活上了一个档次。年少时听一位长辈说生活质量:“就是解放前的那个某某某(一个地主),早上也不过就是喝的一碗炒面茶么。”如今这好东西已经很少见人做。原因么,没有其他解释,就是人懒了嘴刁了吧。(杨蕴伟)

责任编辑:赵瑾
关于我们
招聘信息
服务条款
法律顾问
联系我们
投稿信箱
办公
CopyRight 2010-2024 www.chinajiuquan.com Corporation,All Right Reserver
甘肃省酒泉市委宣传部主管 甘肃省酒泉市融媒体中心主办 甘肃省酒泉市肃州区盘旋东路6号 备案号:陇ICP备11000709号-1
甘[2010]00001号 00125001 互联网新闻服务许可证号:62120220005 技术支持:甘肃新媒体集团九色鹿技术公司